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怎么看怎么干
        作者:國務院    文章來源:國務院網站    點擊數:1115    更新時間:2019/7/15字號:[ ]

        2月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公開發布《關于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加快培育農業農村發展新動能的若干意見》,這是新世紀以來,黨中央連續發出的第十四個指導“三農”工作的一號文件。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有何新意,農業農村形勢怎么看、今后怎么干?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中央農辦主任、中央財辦副主任唐仁健進行了解讀。

        主題咋定?

        發展進入“新的歷史階段”,解決結構性矛盾問題,必須從供給側入手、在體制機制創新上發力

        “經過多年不懈努力,我國農業農村發展不斷邁上新臺階,已進入新的歷史階段。”今年的一號文件如是開篇,并提出把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為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農業農村工作的主線。

        如何看待“新的歷史階段”?

        唐仁健認為:“這是一個具有重要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的完整判斷。”

        提出“新的歷史階段”,主要基于三個背景——

        首先,基于黨中央對農產品供求關系的重大判斷。唐仁健說:“回顧改革開放30多年的歷程,每當農業發展和農產品供求發生重大變化,中央都會及時對農業農村形勢作出科學判斷、出臺重大舉措。”

        去年3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全國人大湖南代表團審議時明確指出,新形勢下,農業主要矛盾已經由總量不足轉變為結構性矛盾,主要表現為階段性的供過于求和供給不足并存。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高農業綜合效益和競爭力,是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農業政策改革和完善的主要方向。

        唐仁健表示:“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論述,是對我國農業農村發展形勢的科學判斷,為我們做好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的‘三農’工作指明了方向,定下了基調,提供了重要遵循。”

        其次,基于當前農業農村發展面臨的新情況新問題。“當前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認識、適應、引領新常態,需要我們正確認識農業農村發展所處的內外部環境。”

        從外部看,經濟增長換擋降速,農民外出務工和工資性收入增長明顯受限,財政收入增速放緩導致對農業農村投入的增幅明顯回落。

        從內部看,農產品需求升級了,有效供給跟不上;資源環境承載能力到極限了,綠色生產跟不上;國外低價農產品進來了,國內競爭力跟不上;農民增收傳統動力減弱了,新的動能跟不上。

        “這些問題,供給和需求兩側都不同程度存在,但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給側,突出的是結構性、體制性矛盾。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要從供給側入手、在體制機制創新上發力,從根本上解決這些結構性矛盾問題。”唐仁健說。

        第三,基于近些年“三農”工作的探索和實踐。近幾年,各地各部門在農業轉方式、調結構、促改革等方面進行了很多積極探索。唐仁健表示:“去年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開了頭、有進展,但這項改革不是一年兩年能完成的,而是一個長期的歷史過程,到底應該怎么認識、怎么理解、怎么把握,需要在發展目標上再聚焦,在工作路數上再理清,在政策舉措上再加力。”

        新階段也是一個逆水行舟、爬坡過坎的考驗期,一旦松勁,就可能陷入停滯徘徊,甚至滑坡倒退。唐仁健提醒,中央農村工作會議明確要求,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堅守三條底線——糧食生產能力不降低,農民增收勢頭不逆轉,農村穩定不出問題。

        要義何在?

        可理解為“農業供給側結構調整+改革”,不同于以往的結構調整,是一場全方位的深刻變革

        如何全面理解和把握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內涵要義?這與以往的農業結構調整有什么不同?

        唐仁健表示,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整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一環,也是我國農業農村自身發展思路的一個重大轉變。其內涵要義,可以用“農業供給側結構調整+改革”這個公式來理解。

        “要注意的是,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同于以往的結構調整,不是簡單的少種點什么、多種點什么,或尋求總量平衡、數量滿足,而是涵蓋范圍廣、觸及層次深的一場全方位變革。”唐仁健強調,過去農業結構調整,主要是為解決供給不足,現在更注重質量、效益、可持續發展;過去主要著力于生產結構,現在更注重產業結構、技術結構、經營結構,促進農民增收、農業增效、農村增綠;過去主要著眼生產力范疇,現在更注重體制改革機制創新,激活農業農村發展的內生動力。

        唐仁健說,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總體應把握以下三方面:

        主要目標是增加農民收入、保障有效供給。他解釋,把“農民增收”放在第一位,這意味著,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不成功,不僅要看供給體系是否優化、效率是否提高,更要看農民“錢袋子”是否鼓起來。供給體系優化,最終目的也是為了讓城市消費者和農民實現雙贏。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著眼農民、關注農民,讓農民有活干、有錢賺。

        主攻方向是提高農業供給質量。要以市場為導向,緊跟消費需求變化,不僅要讓人們吃飽、吃好,還要吃得健康、吃出個性;不僅滿足人們對優質農產品的需求,還要滿足對農業觀光休閑等體驗性服務性需求,滿足對綠水青山的生態化綠色化需求,拓展農業多種功能,不斷提高農業綜合效益和競爭力。

        根本途徑是體制改革和機制創新。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既是一場廣泛的生產力調整,也是一次深刻的生產關系變革。要用改革的辦法來推動農業農村發展由過度依賴資源消耗、主要滿足“量”的需求,向追求綠色生態可持續、更加注重滿足“質”的需求轉變。

        唐仁健表示,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一個長期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還可能會經歷陣痛,甚至付出一些代價,但在方向性問題上不能出大的偏差,不能犯顛覆性錯誤,改革底線不能失守。

        何處發力?

        調優結構,調好方式,調順體系;激活市場,激活要素,激活主體

        當前農業農村發展進入結構升級、方式轉變、動力轉換的平臺期,矛盾交織、千頭萬緒,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從哪兒發力?

        唐仁健說,總體上可以分為“農業供給側結構調整”和“改革”兩大板塊。第一個板塊包括三大調整、兩個支撐。

        ——調優產品結構,突出“優”字。消除無效供給,增加有效供給,減少低端供給,拓展高端供給,大宗農產品要突出“優質專用”,其他農產品要突出“特色優勢”。一號文件提出,要統籌糧經飼種植結構,發展規模高效養殖業,做大做強優勢特色產業。

        ——調好生產方式,突出“綠”字。推行綠色生產方式,修復治理生態環境,既還歷史舊賬,也為子孫后代留生存和發展空間。一號文件提出推進農業清潔生產、大規模實施農業節水工程、集中治理農業環境突出問題等政策措施。

        ——調順產業體系,突出“新”字。著力發展農村新產業新業態,促進一產二產三產深度融合,實現農業“全環節升級、全鏈條升值”。一號文件提出大力發展鄉村休閑旅游產業、農村電商、現代食品產業等政策措施。

        ——強化科技支撐。就是要適應農業由量到質轉變的大趨勢,創新農業技術體系和技術路線。一號文件提出加強農業科技研發、強化農業科技推廣、完善農業科技創新激勵機制等方面政策措施。

        ——強化基礎支撐。就是要補齊農業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短板,增強農業農村發展后勁。為此,一號文件強調加強農田基本建設、改善農村人居環境和扎實推進脫貧攻堅等內容。

        “改革板塊核心是理順政府和市場‘兩只手’關系,實現三大激活。”唐仁健表示。

        激活市場。簡言之就是“市場定價、價補分離”,讓農產品價格主要由市場決定。去年實施玉米臨時收儲制度改革效果明顯,全國調減玉米3000萬畝,國內玉米價格逐步具備國際競爭力。一號文件提出,深化糧食等重要農產品價格形成機制和收儲制度改革、完善農業補貼制度等。

        激活要素。創新資源要素配置機制,喚醒農村沉睡資源。一號文件提出改革財政支農投入機制、加快農村金融創新、深化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等重大政策舉措。

        激活主體。加快推進農業經營體系改革,激活各類人才到農業農村創新創業。我國經營面積50畝以上的經營主體已有350萬戶,無論是合作社、家庭農場,還是種養大戶,都非常有活力。一號文件提出了一系列政策舉措,培育發展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和服務主體。

        錢從哪來?

        任何時候,重農強農的調子不能變,力度不能減;做好整合和撬動兩篇大文章

        有人提出,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大,國家財力緊,還要不要持續加大對“三農”的投入?面對農業農村發展新情況新問題,也有人提出,部分農產品庫存這么多,國際低價農產品進口沖擊這么大,還要不要進一步加強糧食生產?

        對此,唐仁健明確表示:“正因為農業農村大勢穩,基本面好,才為應對經濟下行壓力,做好全局工作,提供了有力支撐。在任何時候,重農強農的調子都不能變,力度都不能減。”

        如何進一步加大政策支持力度,促進農業農村持續穩定發展?“首先要堤外損失堤內補,在培育新動能上做文章,在壯大農村新產業新業態上下功夫。”他說。

        今年一號文件將壯大新產業新業態作為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大舉措,在用地、融資、人才、基礎設施等方面作出了一系列的政策安排。

        唐仁健提出,“要像當年抓鄉鎮企業一樣抓新產業新業態,使之成為農業農村發展新的增長點,成為農民持續較快增收新的動力源,在農村來一次新的‘異軍突起’。”

        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離不開投入。“雖然當前財力緊張,但‘三農’支出不能減。”唐仁健說,確保農業農村投入,一方面確保增量,一號文件明確,“堅持把農業農村作為財政支出的優先保障領域,確保農業農村投入適度增加。”另一方面,就是用好用活存量,做好“整合”和“撬動”兩篇大文章。

        整合,就是通過對存量資金進行統籌整合,集中力量把最該辦的事辦好。一號文件提出,發揮規劃統籌引領作用,多層次多形式推進涉農資金整合;推進專項轉移支付預算編制環節源頭整合改革,探索實行“大專項+任務清單”管理方式。“這些舉措,就是從源頭上、多層次多形式開展整合的有效方法。”

        撬動,是將有限的財政資金用作“藥引子”,吸引金融和社會資本更多投向農業農村。一號文件提出推廣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實行以獎代補和貼息、支持建立擔保機制、鼓勵地方建立風險補償基金等多種形式的撬動措施。

        唐仁健表示,“撬動的難點是那些社會資本投入積極性不高的中長期、低回報大型基礎設施建設,可以借鑒易地扶貧搬遷的經驗,千方百計創新融資方式,撬動政策性、開發性金融資金。”

        有啥亮點?

        建“三區”“三園”加“一體”,大規模實施農業節水,扶持鄉村工匠

        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有哪些突出的政策亮點?

        唐仁健說,一是在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抓手、平臺、載體方面,提出建設“三區”“三園”加“一體”。

        “三區”即糧食生產功能區、重要農產品生產保護區、特色農產品優勢區。建設糧食生產功能區,是為確保國家糧食安全;建設重要農產品生產保護區,是為確保重要農產品基本供給;建設特色農產品優勢區,是為滿足市場多樣化需求。通過“三區”建設,推動生產要素向優勢產區聚集,切實將區域資源優勢變成產品優勢、產業優勢和競爭優勢。

        “三園”即現代農業產業園、科技園、創業園。建設現代農業產業園,目的是形成現代農業產業集群;建設科技園,目的是打造現代農業創新高地;建設創業園,是為各類人才在農村創新創業提供扶持和服務。

        “一體”是指田園綜合體。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支持有條件的鄉村建設以農民合作社為主要載體、讓農民充分參與和收益,集循環農業、創意農業、農事體驗于一體的田園綜合體。

        二是在資源配置方面,提出大規模實施節水工程、盤活利用閑置宅基地。

        “解決農業缺水問題,最根本、最有效的還是節水。”唐仁健表示,一號文件強調,要把農業節水作為方向性、戰略性大事來抓,提出加快完善支持農業節水政策體系等一系列政策舉措。

        當前,農村存量集體建設用地利用粗放,盤活潛力巨大。與此同時,休閑農業、鄉村旅游、鄉村養老等新產業新業態用地需求旺盛。為此,一號文件提出允許通過村莊整治、宅基地整理等節約的建設用地,采取入股、聯營等方式,重點支持鄉村休閑旅游養老等產業和農村三產融合發展。

        唐仁健提醒,宅基地等集體建設用地利用中要注意兩點:一要嚴禁違法違規開發房地產或建私人莊園會所;二要注意保護農戶和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權利,防止集體資產被外來資本控制,影響農村社會穩定。

        三是在農業主體和人才保障方面,提出積極發展“三位一體”綜合合作,培養鄉村專業人才。

        唐仁健說,農村實行以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以來,“分”的層面分得徹底、激勵充分,但“統”的層面統得不夠、明顯滯后。因此,一號文件提出,一方面要大力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和服務主體,加快發展土地流轉型、服務帶動型等多種形式的規模經營,另一方面要積極發展生產、供銷、信用“三位一體”綜合合作。

        在美麗鄉村建設、鄉村旅游發展中,鄉村規劃、住宅設計缺乏專門人才是瓶頸制約。一號文件提出鼓勵高等學校、職業院校開設相關專業和課程,培育一批專業人才,扶持一批鄉村工匠。

        色色a级视频在线观看